关于市扶贫办上线普洱政风行风热线有关问题解答-普洱市人民政府网


我们不支持 IE 10 以下版本浏览器

It appears you’re using an unsupported browser

为了获得更好的浏览体验,我们强烈建议您使用较新版本的 Chrome、 Firefox、 Safari 等,或者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E浏览器。 如果您使用的是 IE 10 或以上版本,请关闭“兼容性视图”。

在线访谈


关于市扶贫办上线普洱政风行风热线有关问题解答

2017年12月04日 08:53   点击次数:

关于市扶贫办上线普洱政风行风热线

有关问题解答

 

一、思茅区问题

(一)根据贫困对象动态管理工作方案,本次应纳尽纳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录入系统后,2017年计划退出的1个贫困乡、8个贫困村和3393名贫困人口,按照现有“当年纳入当年不得脱贫”的要求,新识别纳入较多的倚象镇4个跨州市移民贫困村今年不可能脱贫出列,请问市扶贫办,年初上级下达的脱贫目标是否继续执行还是等待动态管理后上级调整?

市扶贫办:2017年脱贫计划执行《云南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关于下达2017年脱贫计划的通知》(云贫〔2017〕4号)不变。全省贫困对象动态管理工作结束后,省委、省政府将对全省贫困退出滚动规划和年度计划进行调整,届时市委、市政府也将相应调整我市2017—2019年贫困对象退出分年度计划,各县(区)可在保证省、市下达的年度贫困退出计划数量不变的基础上,结合贫困对象动态管理工作,调整上报年度贫困乡、贫困村退出名单。

(二)以前由于精准识别不实导致少部分条件较好的农户纳入了建档立卡范围,现在受住建部门建房不得超过18平方米的限制,该部分贫困户主动提出来不当建档立卡户,但按照云贫开发〔2017〕31号文件,又找不出剔除的理由,请问市扶贫办,这小部分人能否坚持实事求是,在此次动态管理过程中坚持农户自愿原则进行整户剔除操作?

市扶贫办:这部分人属识别不精准错评纳入建档立卡管理,可根据《普洱市贫困对象动态管理工作方案》(普扶发〔2017〕29号)纠正识别不精准的贫困对象10种情形,按程序作剔除或退出处理。

二、宁洱县问题

(一)农转城人口是否纳入识别建档?

市扶贫办:《普洱市贫困对象动态管理工作方案》(普扶发〔2017〕29号)明确: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识别对象为农业户籍农村常住人口。已办理“农转城”手续,但没有实际迁出原居住地,仍然与其家庭成员共同居住、共享开支和收入的“农转城”人口,可与户籍管理机关进行信息核对,符合条件的纳入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管理。

(二)建档立卡户未整户识别的人员,按三评四定程序重新整户识别后,在系统中以人员自然增加的形式增加,此类贫困户是否计算为当年新纳入贫困户?

市扶贫办:不算当年新纳入的贫困户。“人”属于新增人员,“户”不属于当年新纳入贫困户,可以在2017年脱贫。现有贫困户新增人员后,必须整户重新审查评定是否仍然符合建档立卡贫困户标准,预脱贫时还需整户审定是否符合脱贫出列标准

三、墨江县问题

(一)2016年国办系统回退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人口中享受低保人口超过60%,2017年收入稳定在国家贫困标准以上,且达到“两不愁、三保障”的2017年能否正常退出?

市扶贫办:省扶贫办主任黄云波在全省贫困对象动态调整工作调度会上指出“国务院扶贫办在核定我省2016年脱贫人口时,把低保对象全部回退,经多次协商,最后退了家庭人口60%以上享受低保的贫困对象。因此,这不是政策,是去年的一项即时性措施。我们既不能杯弓蛇影,也不能时左时右。” 故,不管是低保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还是一般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只要达“两不愁、三保障”标准,均要作脱贫退出处理,确保实现应退尽退。

(二)在此次贫困对象动态管理工作过程中发现2014年至2016年脱贫户有未达到“两不愁、三保障”,在本次贫困对象动态管理工作中应标注为脱贫返贫户,此类人员2017年通过项目扶持达到“两不愁、三保障”的能否按程序脱贫?

市扶贫办:按省、市工作方案要求,尚未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的已脱贫户,都应该进行“返贫”管理。此次动态管理中作“脱贫返贫”处理的贫困人口,不能在2017年脱贫。

四、景东县问题

(一)家庭人均纯收入核算难。在实地入户调查中,群众自身单项收支金额记忆不准确,自相矛盾的表述时有发生;群众产出产量难以核实,自留自用和出售的量难以区分;群众瞒报、乱报情况时常发生;有银行存款,但计算2016年人均纯收低。

市扶贫办:应建立贫困户收支台账,要求贫困户及时记录现金、实物收支情况,同时安排驻村扶贫工作队员定期核查贫困户记录情况,以便平时查缺补漏。未建立收支台账的县(区),在开展入户调查时,根据收入测算指标引导农户回忆测算,或向村、组干部了解农户年度生产生活情况进行测算。对拟新识别纳入的贫困户或脱贫返贫户根据信息核查要求,可向有关单位查询农户信息,包括银行存款。

(二)长期外出打工时间难以界定,多长时间为长期;外出一定时间的群众,在与其联系时表示,近期将返乡从事生产生活活动,难以界定其返乡后是否就一定如其所言不再外出,大部分也是些留守儿童及老人。

市扶贫办:《普洱市贫困对象动态管理工作方案》(普扶发〔2017〕29号)明确,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按农业户籍农村常住人口户籍所在地整户识别。长期不在本村居住生产生活(含外出务工),无法取得联系;或无法核实其生产生活情况,近三年来举家外迁的农户不纳入建档立卡识别对象。有回乡评选贫困户的,要向其宣传解释脱贫攻坚政策,特别是易地扶贫搬迁和农村危旧房改造的对象、标准及建房面积等相关政策,根据农户愿意,符合条件的纳入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管理。

五、景谷县问题

(一)关于《普洱市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关于印发普洱市贫困对象动态管理工作方案的通知》(普扶发〔2017〕29号)方案中的“1+N”情形外是否识别纳入建档立卡管理?“非建档立卡农业户籍农村常住人口,2016年家庭年人均纯收入低于2952元(相当于2010年2300元不变价),且满足以下任一条件的,按程序纳入建档立卡贫困对象管理”。是按文件明确的1+N执行?还是1+0也可以纳入的问题?还是只要村组最穷,1+N外的其他如因残、因灾、缺劳力、缺资金、自身发展动力不足等情形致贫是否可以纳入?

市扶贫办:省扶贫办主任黄云波在全省贫困对象动态管理工作调度会及指导调研普洱市工作时指出“怎样运用标准,关键是要把标准转化为具体的工作方法。“1+N”既是贫困识别标准,更是工作方法。省定《工作方案》设计的初衷就是考虑贫困对象致贫原因的多样性、复杂性,必须具体分析、综合判断,不可能有现成模式照搬照套。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走实群众路线,做深群众工作,由表及里、去伪存真,真正把村情民情贫情摸清楚、搞准确。在具体工作中,有的地方反映收入超过标准,但“三保障”中还存在问题。对此,一方面,要坚持标准、不偏不倚。另一方面,不能形成脱贫攻坚“包打天下”的错误观念,该纳入的坚决纳入,不能纳入又确需扶持的可以通过普惠政策、地方政策加以解决。”

(二)关于未到法定结婚年龄,无法迁移户口和无法办理结婚证,但形成事实婚姻的人员如何进行识别问题,尤其是16周岁以下义务教育阶段辍学的如何识别,国办系统在校生状态如何标注?

市扶贫办:首先,在校生状态据实标注。其次,未办理结婚证即是非法婚姻,不受法律保护,不能识别为家庭成员。可按户籍进行识别。

六、镇沅县问题

(一)计算贫困发生率时,采用的乡村人口数以农业年报乡村人口数为准,还是以公安部门提供的乡村人口数为准?

市扶贫办:以农业年报乡村人口数为准。

(二)已领取结婚证,且共同居住生活、共享开支收入,经多次动员,但本人仍不愿将户口迁入的,未识别纳入的是否可以识别纳入?已纳入的是否要作剔除处理?

市扶贫办:新识别的贫困户有未办理户口落户人员的,按照《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实施意见》(云政办发〔2017〕47号),动员其尽快办理户口落户手续,按照整户识别的要求进行识别纳入。现有建档立卡贫困户中,户口未迁入但已纳入建档立卡管理的人员无需作剔除处理。

七、江城县问题

(一)恳请给予考虑贫困乡(镇)、贫困村脱贫退出考核中贫困发生率适当放宽。不属于今年整县脱贫摘帽的县,涉及今年脱贫退出的贫困乡(镇)和贫困村,考虑因为贫困对象动态管理工作,部分新增的贫困户无法当年退出,是否将贫困乡(镇)和贫困村退出时的贫困发生率放宽到4%或5%,即完成脱贫任务,又符合应纳尽纳的原则。

市扶贫办: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贫困退出机制的意见》(厅字16号)明确规定“原则上贫困村贫困发生率降至2%以下(西部地区降至3%以下),在乡镇内公示无异议后,公告退出”。参照中央、省贫困退出机制有关文件,《普洱市贫困乡退出考核实施细则》(普扶发〔2016〕32号)明确贫困乡(镇)退出贫困发生率须将至3%以下。

(二)关于代课教师,铁业社、缝纫社、食品组、厂矿等已转制企业特殊人员是否认定为“公职人员”,如是村组最穷户是否可以纳入建档立卡管理?

市扶贫办:不认定为公职人员。按照贫困识别标准进行识别,符合条件的纳入建档立卡管理。如是村内最穷户,也要按标准进行识别,应纳尽纳。

八、澜沧县问题

(一)五保户以及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农村特困户是否应识别纳入建档立卡户进行扶持?如果纳入,该类人群无劳动能力发展生产,如何实现脱贫问题。请给予明确是否应由民政部门兜底保障,而非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进行管理?

市扶贫办:对已由民政政策保障、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的农村特困人员,不纳入建档立卡贫困对象管理;未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的五保户以及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农村特困户,符合条件的纳入建档立卡贫困对象管理,在民政保障兜底的前提下,当地党委、政府可研究制定资产收益管理政策措施,把扶贫资金折股量化给特困人口按股分红,确保其脱贫退出。

(二)低保金收入与实际贫困之间的矛盾问题。本次贫困对象动态管理工作中,要求将低保金作为转移性收入纳入农户家庭收改计算范筹,致使个别农户家庭年人均纯入高于国家扶贫标准2952元,不符合“1+N”的识别标准,无法识别纳入建档立卡对象,但扣除低保金后实际家庭年人均收入就远远低于国家扶贫标准,对于这部分农户应如何准确识别的问题。

市扶贫办:对低保人口的识别,不扣除低保金计算人均纯收入,以“1+N”为识别标准,符合条件的纳入建档立卡管理,反之则不纳入。

九、孟连县问题

(一)关于无户口人员的问题。

市扶贫办:认真贯彻落实《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实施意见》(云政办发〔2017〕47号)文件精神,尽快帮助无户口人员解决户口登记问题。“黑户”无法取得身份证明的,由于不能录入系统,也就不能纳入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管理。

(二)2014至2016年已脱贫的建档立卡户“两不愁,三保障”标准中,若仅是一项未达到脱贫标准的是否认定为脱贫返贫户?还是不需要返贫,仅持续帮扶即可?如收入已达标,但住房未达标的是否作为持续帮扶户就可以,还是要作为返贫户,并在系统中进行标注返贫。

市扶贫办:此次动态管理中产生的“返贫”人口,不能在2017年脱贫。能够在原脱贫状态下进行单项扶持就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的,无需进行“返贫”处理,但是要注意危房改造户必须符合住建部门关于“四类人员”的扶持对象和标准。

十、西盟县问题

(一)此次动态管理识别过程中,有一部分原来的建档立卡搬迁对象因不符合国家扶贫标准被剔除,出现搬迁点建档立卡人口较原来上报的人员少,达不到上级下达的指标,是否需要补充指标?

市扶贫办:严格按照《普洱市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整改方案》(普政办发〔2017〕90号)进行整改,同时要按照“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任务尽快落实搬迁对象并同步录入全国扶贫开发信息系统。

(二)我市今年低保提标后是否可视为实现两线合一?如是两线合一,卡内兜底户今年是否可以脱贫出列?对于不进入卡内的社会保障(低保、特困供养)人员考核评估是否属于漏评?

市扶贫办:全市2017年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提高到3252元/人/年(271元/人/月),比2016年的2700元/人/年(225元/人/月)提高552元/人/年(46元/人/月),提标幅度20%,提前实现“两线合一”目标。低保户达到脱贫标准可以脱贫。已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的低保、特困供养人员不纳入建档立卡,不属“漏评”人员。